医疗疏忽及医护

本行的医学法律团队为医生、牙医、护士、助产士、物理治疗师、药剂师、脊医、骨疗师及其弥偿提供者以及其他医护专业人员提供顾问服务。我们的合伙人亦会向私家医院、医疗集团诊所、医护企业及医药公司就药物及医药产品的入口和分销、药物责任之索偿及其他监管问题提供法律意见。


本行团队的专业知识独到,于香港的医学法律及医药市场的领先地位广获认同。我们其中两位合伙人同时具备律师及医生的双重资格。


主要业务包括:


医护:

 

  • 向医生、牙医及私家医院提出的医疗疏忽索偿,当中包括索偿额高昂的产科个案、脑部损伤个案及死亡索偿。我们确保尽早中止琐屑无聊的索偿。本行代表客户在区域法院、高等法院、上诉法院和终审法院出庭。 
  • 卫生署调查,特别是由不利事件引起之疾病预警事件调查。我们会于面谈前为医生提供协助,有时则为医院提供协助,包括准备医疗报告及与有关的职员会面。
  • 医务委员会及牙医管理委员会的事宜。我们处理初步侦讯委员会个案的往绩甚佳,如个案进入研讯阶段,我们会亲自代表医生出席研讯(有别于一般延聘大律师的情况)。
  • 教育及评审委员会的事项,如限制或撤销专科医生登记。
  • 因病人死亡进行的死因研讯,我们一般会负责研讯期间的讼辩工作。死因裁判官对本行亦甚为熟悉。
  • 刑事调查及法律程序,例如误杀、猥亵侵犯和欺诈。我们会与警方、廉政公署进行会面并协助录取警诫供词。
  • 危险药物检控和裁判法院聆讯。
  • 精神健康审裁处工作。简锦辉医生曾为监护委员会成员,并对处理监护委员会的事务及根据《精神健康条例》提出的申请具专业知识。 
  • 司法复核。
  • 调解-我们的团队中有两位律师为认可调解员,常被召请处理医疗纠纷的调解工作。适当时,我们的团队会采取调解方式解决疏忽索偿。
  • 就各类事宜提供一般法律和道德范畴的咨询工作,如保密、知情同意、资料保护法例、业务推广及广告。
  • 生育科技治疗衍生的法律问题,特别是性别选择和代母问题。
  • 为诊所和医院就其临床治理中之高风险范畴制定风险评估政策。
  • 医疗领域的诽谤和永久形式诽谤的法律程序。

 

医药专业知识


我们为生物科技的医药公司及其他组织的各种事宜提供法律意见,当中包括:

 

  • 针对有缺陷的医疗和医药产品包括相应的经济损失提出之产品责任索偿。
  • 为医药公司的医疗审讯提供法律意见(特别是涉及不利事件/病人受伤害的审讯)。
  • 协助处理药物注册、入口及出售的复杂监管架构。
  • 与各个有关方面(如入口商及分销商)制定分销协议。
  • 违反保证的合约索偿与民事申索赔偿。
  • 就供应医药产品而违反严格法律责任之罪行于法庭上担任医药公司的代表律师。
  • 知识产权的问题由本行专责知识产权的团队提供法律意见。

 

医学法律雇佣事务


我们的医护团队与何韦律师行专责雇佣事务的团队紧密合作,就敏感范畴提供法律意见,如:

 

  • 在医务工作环境发生的职员投诉调查和聆讯。
  • 就医护工作人员面临之纪律处分(如警告、停职、停止加薪及免除职务)提出的上诉。
  • 其他雇佣相关问题,如不利和具损害性的提述、撤销录取特权。
  • 传媒指引,包括新闻稿,跟进公众关注的员工纠纷或有病人受伤害的事件。
  • 就聘请员工、合约条款、调动、薪酬、终止雇佣关系、裁员、最低工资、歧视及其他会于医护行业出现的一般雇佣问题提供法律意见。

 

规管性法律意见


本行广泛为个人及实体就下列事宜提供医学法律的规管性意见:

 

  • 医疗设备的分类及草拟医疗设备生产商的分销协议。
  • 就香港法定药品机制如何影响兽医和兽医产品的入口商/分销商提供法律意见。
  • 就医疗应用程式草拟最终用户及医生用户协议。
  • 向新成立的医疗公司就规管、雇佣、物业及企业架构事宜提供法律意见。
  • 药品/化妆产品的包装要求。
  • 向医疗保健公司就与医学及牙科专业人员的关系提供法律意见。
  • 向医疗设备公司及医疗保健公司就影响拟定的市场推广活动的法律事宜提供指导。


主要合伙人:

何基斯 (Chris Howse); 简锦辉; Bernard Murphy; 唐虞花 (Oonagh Toner); Alison Scott; 廖慕贤; 冯嘉文;